VIP会员一折促销,仅需200元/年!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资讯 > 国际动态 > 知名“牛散”陈杰被曝涉及内幕交易,徐翔做庄的华丽家族旧案再曝新疑点

知名“牛散”陈杰被曝涉及内幕交易,徐翔做庄的华丽家族旧案再曝新疑点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21-12-04 浏览次数:0
重庆办公室装修 http://www.cqjiufangfanxin.com/

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,权威,专业,及时,全面,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!

作者 | 王婉丞

华丽家族旧案再出新疑点,有举报人称,被二级市场投资人熟知的“牛散”陈杰或涉及其中内幕交易,其在徐翔一手操纵的“华丽家族”股价暴涨案件中是非常重要的受益人和参与者。

文峰股份的一场“闹剧”,让出狱后很久都没有任何消息的“私募一哥”徐翔重回投资人眼前。

而除了文峰股份外,近期还有不少“徐翔概念股”股价也跟着其一起活跃起来。如此诡异情形不由让人想起徐翔当年操纵股票时的那段时光:每当徐翔在哪只个股有所动作时,“徐翔概念股”也往往会闻风起舞。当然,就目前来看,大多数“徐翔概念股”随着2016年徐翔因内幕交易、操纵股票一事锒铛入狱后,又重新被打回了原形。

在徐翔操纵过的众多涉嫌内幕交易的上市公司中,华丽家族算是徐翔最早进行内幕交易的公司之一,徐翔原掌管的泽熙投资至今仍是其第二大股东。据知情人士透露,华丽家族原董事长王伟林、大股东上海南江(集团)有限公司(简称“南江集团”)原董事长王栋,均因徐翔事件而相继被处罚。

就在近日,《红周刊》记者接到举报人张婷(化名)举报,称著名“牛散”陈杰很可能也是涉案人员之一,其在徐翔操纵的“华丽家族”股票中也是非常重要的受益人和参与者。

“牛散”陈杰借“周海虹”之名

现身华丽家族股东名单

公开资料显示,华丽家族大股东南江集团原董事长是王栋(2016年退出),其曾是中国科健股份有限公司的原总裁、ST新智(华丽家族的前身)的实控人,与举报人此次举报的“牛散”陈杰是旧相识。早在2009年时,王栋与陈杰就有过一定的合作,而正因双方之间曾经有过交集,在2014年华丽家族17亿定增项目实施前夕,陈杰在王栋撮合下,以3.67元价格参与了由徐翔牵头的定增项目。

因陈杰在“承德大路”(现“东沣B退”)任职董事期间涉嫌信披违法违规,而证监会又在2013年对“承德大路”(现“东沣B退”)进行过立案调查。或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陈杰在华丽家族增发过程中并未使用自己的真实姓名,而是使用了“周海虹”这个账号进行交易。

举报人称,周海虹为陈杰团队成员。据天眼查数据,陈杰在2012年8月22日成立了“上海煜川投资管理有限公司”并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。或因徐翔事件影响,为避免受到牵连,陈杰于2016年3月24日将公司注销。而在注销前的3月21日,该公司做了清算组成员备案,其中,陈杰为负责人,周海虹为清算组成员。

在定增当日,周海虹(陈杰的“马甲”号)认购了5500万股,认缴金额20185万元,成为华丽家族第五大股东。与其同一时间进场的还有胡跃(徐翔的“马甲”号)认购了5000万股,认缴金额183500万元,成为华丽家族第八大股东。当然,最引人注目的还是第一认购对象,由徐翔执掌的“泽熙投资”认购了9000万股,成为华丽家族的第二大股东。也正是在徐翔一手操纵和其它庄家联合做局下,华丽家族股价在后续时间配合上市公司公告出现了持续暴涨。

2014年11月18日,华丽家族第五届第八次董事会审议通过了《关于调整公司经营范围暨修订的议案》。同年12月18日,华丽家族正式完成工商变更手续,曾以房地产开发经营为主的经营范围变更为“股权投资管理,实业投资,投资咨询及管理”。在此期间,股价上涨了20%左右。

转年的1月8日,华丽家族又与临近空间飞行器团队签订了《临近空间飞行器合作协议》。协议中,公司表示看好临近空间飞行器的发展前景与发展空间,未来两年内将在该领域投资4.8亿元。就在消息发布当日,股价上涨4.34%。

2015年1月20日,华丽家族又发布了“重大事项停牌”公告,称“截至本公告日,本公司正商讨定向增发股份融资,该融资将投资于临近空间飞行器项目、购买北京墨烯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墨烯集团”)股份及其它等一系列事宜。”当日收盘价为6.65元,全天涨幅5.25%。

1月27日,公司发布了“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继续停牌”公告。

在一系列华丽操作后,华丽家族的上涨模式的启动已经东风具备。

通过大宗交易进行变相减持

2015年5月6日,华丽家族携“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”复牌。在“三大概念”和26.656亿元募集资金的加持下,华丽家族股票连续13个交易日涨停,从发布 “定增预案”当日的7.26元/股到5月28日最高上涨到30.91元,17个交易日内,股价上涨了350%。遗憾的是,猜到了开头却未猜到结尾,同年突然到来的“股灾”让陈杰的浮益大幅缩水,至2015年9月7日华丽家族2014年定增发行的股票解禁日,华丽家族股价距年中最高价缩水近280%。

张婷告诉《红周刊》记者,周海虹的开户营业部为“光大证券上海张杨路”,其手中持有定增股票在解禁后便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卖出了。根据Wind披露的“大宗交易”数据,2015年9月9日有一笔5049.2万股的交易,成交价为9元,低于当日收盘价,买方营业部为“光大证券上海张杨路”,卖方营业部为“机构专用”,这笔由机构席位卖出的股数只比周海虹定增时获得的5500万股少了450.8万股。

需要注意的是,此笔大宗交易的卖方营业部为“机构专用”,而买方营业部却是“光大证券上海张杨路”,该营业部是上海滩著名的“涨停敢死队”总部,位居其中的私募基金嗅觉敏锐,操盘手法凶猛激进,而且动向神出鬼没,具有操作凶悍、快进快出的特点。

所谓的“机构专用”席位,其范围包含了社保、机构、合格投资者账户。其中,合格投资者中基于一定的标准分为个人和机构两类。据某券商营业部的高管告诉《红周刊》记者,一般机构会对资金量大的大客户设有专门的“交易席位”,若在大宗交易中通过“交易席位”进行买卖,在买卖方的营业部栏下可以选择显示“机构专用”或原本的营业部信息。2015年9月9日的5049.2万股的大宗交易从买卖双方营业部信息来看,不排除存在同一营业部内部对倒而选择“机构专用”显示的可能性。

在2014年三季度时,周海虹还是华丽家族的第五大非流通股股东,持股比例在3.43%,而到了2015年三季报时,即定增限售股一年解禁期满后,华丽家族的前十大流通股名单中已经“查无此人”了。若考虑到大宗交易数据和周海虹退出时间点问题,2015年9月9日发生的5049.2万股的大宗交易基本可以确认为周海虹的减持行为。即使是身处股灾年,此次减持仍然让周海虹获利高达2.69亿元左右(不含手续费)。

借用“李燕”账号完成最后的减持

一边是周海虹从华丽家族前十大流通股东中消失,另一边则是华丽家族2015年三季报前十大流通股东新进了“李燕”股东,其持股股数为505.49万股,排在前十大流通股东的第十位。

根据公开资料,“李燕”经常与陈杰夫妇同时出现在上市公司股东行列,不排除其也是陈杰“马甲”号的可能性,而其手中所持有的505.49万股华丽家族股票很可能是大宗交易中机构专用席位尚存的那450.8万股。

张婷认为,华丽家族大宗交易中的卖方“机构专用”席位与陈杰是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。而陈杰利用“李燕”账号再次进场,很可能是为其最后减持做准备。

2015年9月,华丽家族股价在7.73元~9.62元区间浮动,均价在8.78元左右,暂以此作为“李燕”的进场平均价。

2015年10月13日,华丽家族利好公告再次如约而至,在发布“临近空间飞行器试验飞行情况”公告后,当日的收盘价达到了11.66元,此后股价一路上行,至10月27日,股价最高达到了14.41元,随后股价开始震荡调整。

11月14日,增发预案(修订稿)发布。12月1日,华丽家族股价冲上15.74元最高股价后有所调整,此后的股价一直在15元附近盘整。

12月31日,华丽家族的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获证监会发审委审核通过,其后股价便出现了连续下跌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2015年年报中,三季报新进成为华丽家族十大流通股股东的“李燕”此时已经消失不见。若以12月份15元价格作为“李燕”本次的卖出价,则“李燕”在华丽家族二次拉升行情中获利近3144.15万元(不含手续费),收益率高达69.57%。

举报人还表示,陈杰踩点之准与内部人王栋是有着重要关系的。

王栋曾为南江集团董事长,持有35%的股权。经天眼查显示,2016年4月18日,王栋从华丽家族大股东“上海南江(集团)有限公司”退股。同年8月30日,其从公司的董事会退出。表面上,此时的王栋与华丽家族已经完全“脱钩”,可实际上,其作为华丽家族第四大股东仍持有上市公司1.64%的股份。

2016年四季度,华丽家族实施了加速布局石墨烯计划。11月30日,经由董事会决议通过,华丽家族以自筹资金先行收购北京墨烯控股集团100%股份。

从上市公司2016年年报来看,在2016年四季度时,陈杰早已携“李天虹”(陈杰之妻),“李燕”账号进场布局,分别持有610万股、495万股和660万股。而此次的新进入不排除存在“内幕信息敏感期”交易的可能性。

2017年一季度末,“李燕”从流通股东中消失,而陈杰和“李天虹”则分别增持了220万股和345万股。

随着时间推移到2017年中报,陈杰、“李天虹”此时均已从十大流通股东中消失。至此,陈杰顺利完成了对所有华丽家族股票的减持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2016年四季度至2017年上半年,华丽家族股价并没有因“利好”而开启上升通道,相反股价长期低迷下行,究其原因,很可能是此时徐翔已经被捕,再无“带头大哥”运作有关,即便有“利好”公告去做背书,也无人去积极响应了。

王栋也是自2016年从南江集团退出后即进行了减持。从华丽家族2016年中报看,王栋在华丽家族的个人持股占比由此前的2.08%快速降至1.64%,此后连续5个季度持股未有变动。若将这一过程与陈杰第二次进场时间点相联系,两人操作的步调近乎一致。

2017年第四季度,王栋又重新开始了减持动作。由于王栋没有直接在华丽家族任职,因而其股票交易不受董监高身份的限制,至2018年四季度,王栋的持股全部减持完毕。

张婷告诉《红周刊》记者,“周海虹”、“李燕”、“李天虹”只是陈杰众多的“马甲号”之一,他曾看到过陈杰为方便盯盘和操作账号,在其办公桌上配有多台电脑。

有律师告诉《红周刊》记者,利用内幕信息买卖股票的行为涉嫌犯罪,内部人员和买卖股票的人构成共犯。而据新《证券法》第52条:证券交易活动中,涉及发行人的经营、财务或者对该发行人证券的市场价格有重大影响的尚未公开的信息,为内幕信息。而在徐翔事件中,王栋曾因涉嫌内幕交易而受到过连带责任并缴罚金。

总之,介于陈杰与王栋的关系,以及陈杰买卖股票的时间节点,不难判断出,陈杰极可能是提前获得内幕信息而进行股票交易并从中获利的。

- 证券市场红周刊 原创 -

未经许可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镜像

如需转载请向本公众号申请并获得授权

责任编辑:陈悠然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
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