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P会员一折促销,仅需200元/年!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资讯 > 行业资讯 > 两个山西首富的对决:从世交到敌人,因担保贷款损失2个亿

两个山西首富的对决:从世交到敌人,因担保贷款损失2个亿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21-10-23 浏览次数:0
白癜风偏方

文|AI财经社 李文

编辑|游勇

李兆会不是第一次被悬赏了。

10年前,就有债主要找李兆会,悬赏金100万元。那会儿的李兆会行事低调,除了迎娶明星车晓弄得人尽皆知,他平时从不接受媒体采访,坐的是私人飞机,每次来山西闻喜县都将飞机降落在运城的机场,没有人知道他的行踪。

现在,赏金提高到了2100万元。9月15日,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发布了一则执行悬赏公告。简单来说,就是海鑫集团李兆会欠了本省企业美锦能源2.16亿元,但李兆会已经下落不明,提供李兆会的下落并成功找到赏金10万元。如果提供李兆会名下法院不掌握的财产,且执行到位,奖赏10%,也就是2160万元。

很多女网友看到这个悬赏金额都不淡定了,非要说自己的老公长得像李兆会。不过,网友们把事情想简单了。想要拿到2162万并不容易,因为多地法院确认,李兆会名下已经没有可执行财产。

但这件事情背后,是现任山西首富美锦能源的老板姚俊良与前首富李兆会的战斗。这两位山西首富的命运令人唏嘘,从家族交好到走向对立,一个依然稳坐首富宝座,而一个早已销声匿迹。

李兆会22岁接的班。这是一场意外。

2003年1月,李兆会的父亲李海仓死在了办公室里,被人用自制猎枪杀死的。枪杀他的是生前好友冯引亮,根据警方的说法,两人积怨已久,源于仇富心理。

变故突如其来,打乱了这家民营钢铁巨头的一切安排。遇害时,李海仓才48岁,也没有立遗嘱,而他老婆孩子和父母都健在,但根据股份多寡,最终让22岁的李兆会接班。

还在墨尔本上大学的李兆会不得不中断学业,回国继承数十亿资产。当时海鑫的总资产已经超过了40亿元,净利润超4亿元,公司员工近1万人。

李兆会运气好,接手海鑫的时候,赶上了好时候,钢铁产业发展迅猛,钢价涨的也很快,躺着都能赚钱。

2003年,海鑫的总产值超过50亿元,上缴利税超过10亿元,当地财政分到了3亿元,一家企业几乎撑起了一个县的财政收入。2005年,海鑫又给县财政上缴了4.2亿元税金,李兆会也被评为“全国劳动模范”。

难怪当年,钢铁企业是地方政府的香饽饽。不仅贡献了大量税收,也解决了大量就业。内陆省份的县城大多工业基础薄弱,大多靠一两家龙头企业支撑着当地经济的发展。像山西闻喜这样的县如果没有龙头企业,没有海鑫集团,经济起码要倒退十年。

比起发展好企业,更关键的是,李兆会经受住了权力的斗争。李兆会接班时22岁,没有任何工作经验,大家都担心他没能力掌管一家这么大的企业。

李兆会的第一个目标是搞定了他五叔李天虎。在李海仓生前,李天虎就是李海仓的左膀右臂,一个主外一个主内,当时他已经担任公司总经理一职8年。凶杀案件后,李氏家族有不少人坚持推荐李天虎做接班人。就连李兆会接手时,也给了五叔和自己一个台阶,他说:“先让我搞两年,万一搞不好,再给五叔也不迟。”

但李兆会很快发现,权力不能旁落,即便是亲人也不行。李兆会上任董事长第一次外出拜访时,两个叔叔陪同,稚嫩的李兆会毫无存在感。他便想方设法搞掉居功自傲的五叔李天虎。

李兆会观察到,李天虎跟父亲信任另一得力干将辛存海,两人关系微妙。于是,李兆会利用二人矛盾,拉拢辛存海,孤立李天虎。据媒体报道,在李兆会的运作之下,辛虎二人关系恶化,水火不容,甚至在内部会议上李天虎脱了鞋跟辛存海拍桌子。李兆会抓住这次机会,让爷爷李春元出面把李天虎从公司赶了出去。

后来李天虎被安排到海鑫水泥厂,远离了权力中心。辛存海在也不久后,被派遣到太原办事处,从经营中心退到边缘。只用了几个月,李兆会就牢牢将海鑫的所有权和经营权都攥在了手中,公司上下都是李兆会自己说了算。

李家一度觉得家族有望,不用担心父辈打下的基业功亏一篑。然而,经历过资本主义阳光空气洗礼的年轻人,终究是比不了喝南瓜小米粥长大的奋斗者。

李兆会看不上山西的土生意,比起卖钢铁,他更大的爱好是炒股。所以,他常年不在山西闻喜,更多时间在北京上海,而公司交给了妹妹李兆霞打理。

海鑫集团从事的是钢铁行业,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前,国内各地大搞基建,对钢铁的需求非常旺盛。因为基建需要,做钢铁生意的人,都是普通人高攀不起的对象,他们不仅有钱,而且有资源。

但钢铁行业波动大,后来利润也变薄,赚惯了快钱的人都看不上辛苦钱,还是炒股来钱快。

李兆会最受瞩目的投资是2004年以6亿元入股民生银行,成为其第十大股东。这笔投资让李兆会身家飙涨,2007年胡润富豪榜上,李兆会以85亿元排在了第78位。同时也让海鑫集团在资本市场上赚了20亿。

而后李兆会还利用海鑫集团的流动资金,大单购买了兴业证券、光大银行、山西证券等股票,入股民生人寿、银华基金等金融机构,还在二级市场涉足新能泰山、万向德农、益民集团等股票。

但资本市场不怕你赚钱,就怕你不玩。李兆会凭运气赚的钱最后全凭实力亏回去了。在之后的几个投资里,李兆会被套牢,亏钱离场。后来,李兆会被查出涉嫌造假账、偷税逃税、利益输送等不法行为。其实入股民生银行也不算他的功劳,李海仓当年就已经打算做这笔投资,而李海仓还当过民生银行的董事。这也是李兆会后来能从民生银行大赚一笔的原因之一。

与其同时,海鑫的主业钢铁也发展不顺。在2010年之前,在基建爆发的背景下,生意好做。但那之后,钢铁行业进入低谷期,行业整合和淘汰接踵而至。不过几年,2014年,海鑫集团就宣告了破产。

在宣告破产之前海鑫钢铁债务已经高达200多亿,拖欠员工工资半年之久,欠缴税金亿元。但自从2017年被列为失信人以来,不能坐高铁和飞机的李兆会,从首富变成了老赖。

这个地方后来还走出过一位知名老赖,他也曾是山西的首富,他叫贾跃亭。贾跃亭的老家离李兆会的老家距离还不到100公里,但体型更消瘦、步伐更矫健的贾跃亭跑得更快。他从2017年跑到美国之后,至今就没有回来过,在国内留下了一屁股的债务。

2003年,李兆会回山西接班海鑫集团时,贾跃亭其实刚结束了山西垣曲的事业和爱情,去了北京,创办了乐视网。这是两人的命运发生巨大转折的时刻,此后数年,一个在京城如鱼得水,成了创业板首富,迎娶了女星甘薇;一个掌舵上百亿的钢铁帝国,富甲山西,迎娶了女星车晓。

结果,这些首富都没有太好的下场。用人民网点评贾跃亭和李兆会的一句话:两者的坠落存在一个共同致因——无心公司主营,脱离实体经营。

很多人知道李兆会,不仅仅是因为他年纪轻轻成了山西首富,还因为他之前高调娶女明星车晓,也因为他父亲被意外枪杀等事件。

但山西另一个首富美锦能源的姚俊良却很少人知晓。美锦能源在山西太原,海鑫集团在运城,姚俊良和李海仓年纪相仿,不过两人认识是在山西工商联。

李海仓去世前刚当选全国工商联副主席,之前也做过山西工商联副会长,姚俊良也是山西工商联的副会长。姚俊良弟弟姚四俊曾说:“我们和李海仓(李兆会父亲)在山西工商联等有过交集,关系不错,李兆会见到我非常客气,喊我四叔。”

这也是后来美锦能源愿意为海鑫集团做担保的主要原因。在钢铁行业非常不景气的2013年,李兆会妹妹李兆霞名下公司海博鑫惠向光大银行贷款2亿元。海鑫集团当时已经在破产边缘,没有哪个银行愿意贷款,最后是美锦能源做担保人,银行才决定放款。

结果美锦能源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,海博鑫惠很快出现重大经营风险,光大银行发现苗头不对,要求还钱,而担保人也要承担连带责任。

其他人都穷得叮当响,就盯上了还比较富裕的担保人美锦能源。光大银行直接冻结了美锦能源的股份,逼着美锦能源代偿还了2亿元本金及1600万元利息。美锦能源这次充当了冤大头,自然心有不甘,一直试图向李兆会追回这笔钱。

2017年,美锦能源就向法院申请,限制了李兆会出境。如果李兆会没有偷换身份偷溜出去的话,大概率还是在国内。

姚俊良家族其实也做过钢铁生意,但2009年发现苗头不对就把钢铁公司卖了,专门做能源生意。十年河东,十年河西,李兆会家族走向衰败,海鑫集团破产;而美锦能源如今赶上了碳中和和新能源的风口,姚俊良家族基本稳坐山西首富的宝座。

李兆会消失了,但又没有彻底消失。在武汉科技大学的官网上,李兆会还出现在杰出校友名单里。他当年从澳洲匆匆回国,连学业都没来得及完成,接手了数十亿财富之后,去武汉科技大学读完了企业管理专业。

这所高校在武汉并不算知名,前身是武汉钢铁学院。不过这所学校却诞生几位杰出校友,除了李兆会,还有个失意的河南人,他叫许家印。

一个做钢铁起家,一个靠房地产做大。但这两个行业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:重资产,而且是政府强调控的领域。行情好时,个个靠着银行的贷款赚得盆满钵满;政策收紧时,个个又债台高筑。

显然,这两个行业在当下都不是朝阳产业。当初捧得有多高,现在摔得就有多狠。在历史进程之下,个人的命运起伏显得如此微不足道。

本文由《财经天下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,未经许可,任何渠道、平台请勿转载。违者必究。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
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